欢迎来到-拜月音乐网!
网站活动:
最热歌曲 : 异地的我们 - 恒恒 每日歌曲 : 阴阳极 - 苗小青      自己骗自己 - 张作甫      珍爱 - 王鹏      如果可以这样爱 - 边永城      金莲开开门 - 华少瑞明 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资讯 > 知识库 >

凤凰知道2014年5月19日:《归来》是部好电影吗?

时间:2014-05-19 13:02来源:凤凰知道 作者:凤凰知道 点击:
第275期
  


  [导语]5月16号,《归来》上映,溢美和恶评齐飞。除去帝后级的演员、“回归初心”的张艺谋之外,影片如何表现中国知识分子在文革中的切肤之痛也成为关注的焦点。
  对于文革苦难的反复叙述和演绎,是中国当代文艺作品的重大话题。它们主张不同、角度各异,有的赚取眼泪,有的收获反思。过去的文艺作品如何讲述和反思文革?文革过去近四十年,为什么仍然需要反思文革?
  


  ●短命的“伤痕文学”起源于文革,却没有走得更远
  《归来》上映后,有影评人评论道:“它丧失了原作的进步意义,一下子又打回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伤痕文学的原形。‘文革’受迫害,导致亲缘关系出现破裂,怎么样才能养好伤口不留疤呢?”
  “伤痕文学”是70年代中期80年代初兴起的一种文艺现象。以刘心武的《班主任》为发端,以卢新华的《伤痕》为标志,自此反思文革的作品层出不穷,从维熙的《大墙下的红玉兰》、鲁彦周的《天云山传奇》、周克芹的《许茂和他的女儿们》等文学作品直接引发了1980年代前期规模最大的对人性,人情,人道主义问题的文艺思想讨论和对于人的尊严、价值、权利的呼唤。中国人在那段岁月中经历的痛苦和折磨可以说是“前人之述备矣”。
  “伤痕文学”的生命力非常短暂,它们大都停留在政治表态和情绪控诉上,既不涉及体制反思,也不关乎人性思考。比如卢新华的《伤痕》,整篇作品都是在控诉政治历史,没有反思历史背后的因素,也没有反思自己的责任。必须揭露“四人帮”,但是还必须把“阴暗面”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,是“伤痕文学”无法走得更远的原因。
  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,“反思小说”兴起,一批作家开始从政治、社会层面上还原“文革”的荒谬本质。茹志娟《剪辑错了的故事》,王蒙的“集束手榴弹”,张贤亮的《绿化树》和古华的《芙蓉镇》都是其中的代表作品。和伤痕文学相比,“反思文学”将目光从简单的政治控诉转向更深入的历史反思。
  


  ●天云山传奇:第一部触及反右题材的冒险之作
  网友“@摘星手”说:“从故事框架看,《归来》分明是《天云山传奇》的21世纪版。还记得当年看这部电影时,知识分子的灵魂战栗,体制内官员的深深愧疚。斗转星移,中国社会更包容了,人们的心态也更淡定了。不知是喜是悲?”
  作家鲁彦周的《天云山传奇》是文革后“反思文学”的代表作之一,也是第一部触及“反右斗争扩大化”题材的小说。鲁彦周经历过反右,曾亲眼看到一些正直的同志,一夜之间变成了“阶级敌人”,幸福的恋人们流着眼泪在强大的压力下分手,当然也看到一些人依靠这种一次又一次运动飞黄腾达。后来写入《天云山传奇》的,就是鲁彦周所熟悉的人和事。书中“奇女子”冯晴岚的原型,是他60年初在安徽岳西县挂职担任公社书记时遇到的一个小学女教师。当时他背着包在大山里面踏访,饿得受不了时突然看到几间茅草房子就奔了过去,看到一位小学女教师,深谈中得知原来她是从城里来的,她丈夫出去砍柴了,是个搞地质的知识分子,正在被监督劳动。鲁彦周问她为什么嫁这个男人?她说:“他是个好人!社会上、组织上把他当反革命,我不把他当反革命,我就认为他是难能可贵的人。不管怎么受苦,我都爱他。就是一直在大山里面待着,我也心甘情愿。”
  后来谢晋导演将《天云山传奇》搬上了大荧幕,观众有1亿多人次。《天云山传奇》首映时,影片结束一分多钟后,才响起掌声。冰天雪地里,身陷囹圄的罗群气息奄奄,重病躺在平板车上,被冯晴岚艰难地推着,一串车辙印意味深长地留在风雪中。苍茫天地中,凄旷的乐曲声绵延不散,那种生命的重,留给人们的记忆是长久不褪。
  谢晋导演后来回忆道:“有个年轻人看完片子后给饰演影片宋薇的演员王馥荔写信说,他母亲的经历就和宋薇一模一样。他父亲被打成右派,母亲为了和他划清界限,就与他离了婚,嫁给了另外一个男人。他自己跟着父亲吃了不少苦头,心里对母亲产生了怨恨,认为她不该抛弃他们父子。‘文革’结束以后,他又见到母亲,但还是不愿意原谅她。后来他看了《天云山传奇》,觉得宋薇活脱脱就是他母亲,宋薇的遭遇让他感受到了母亲的痛苦和不幸,回家去嚎啕大哭了一场。那之后,他就和母亲开始通信,交流思想,并且慢慢原谅了她。”
  


  ●《芙蓉镇》对文革“施暴者”的悲剧命运也报以同情
  青年(包括红卫兵和知青)、知识分子和老干部是涉及文革题材的文艺作品反复描绘的群体。而《芙蓉镇》不仅对社会、历史或政治等问题进行了痛切的反思,而且揭示了中国普通农民在“文革”或极左政治下所遭受的精神创伤和心灵痛楚。
  《芙蓉镇》是谢晋导演的扛鼎之作,与“伤痕文学”中人物形象的正-邪、善-恶、好-坏的二元对立相比,《芙蓉镇》对人物命运和人性变异的表现更为深刻悲悯,甚至涉及到了左倾思潮给“政治闯将”李国香和“运动根子”王秋社带来的内心痛楚和深重灾难。《芙蓉镇》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恶人,那些制造悲剧的人,包括面目可憎的李国香和王秋社,细想起来,也都有值得同情之处。他们又何尝不是文革的“受害者”,他们心灵的创伤是否该得到同情,又由谁来抚慰他们的伤口?这是《芙蓉镇》与同时期作品相比难能可贵的地方。
  《芙蓉镇》中没有对文革场景铺天盖地的营造,像是文攻武斗、游街批判、集会造反等很容易引人兴奋的描写几近于无,但电影却以朴实逼真的生活事件、对接严谨的影像结构将政治运动的诡谲、世事人心的叵测,表现得惊心动魄。
  影片的结尾处,谷燕山酒醉后“完了,没完,完了,没完”的责问,已经疯了的二癞子王秋社,敲着一个铜锣,沿街高喊:“运动了!”都在提醒人们:故事结束了,生活还在继续。
  


  ●《霸王别姬》:短短二十八分钟对文革力透纸背的批判
  陈凯歌执导的电影《霸王别姬》是中国电影史上重要经典。这部长达三个小时的电影,只用了大概二十八分钟的时间来批判文革,却达到了少有的历史深度。“文革”开始时,京剧艺术遭到了灭顶之灾,传统剧目被统称为“帝王将相、才子佳人”而扫入了历史的垃圾堆;京剧的传统行头被当成“四旧”烧毁;京剧艺人则接受批斗和羞辱。
  影片后半部分的高潮段落,是段小楼、程蝶衣、菊仙三个人同在烈火熊熊的批斗会上,惨遭人格肢解,经历了背叛、诬陷和相互攻讦的精神毁灭,这是当代历史暴力以个人命运的残酷经历而得到的最直接的指涉。更为可贵的是,影片通过程蝶衣之口发出了这样的感叹:“霸王都跪下了,京剧它能不亡吗?”、“你当是小人作乱?不是!而是我们一步一步、一步一步走到了这一步!”
  最后菊仙上吊自缢,蝶衣自刎,空余段小楼一人,他们走过了清末,走过了军阀混战、走过了抗日战争,却躲不过文革。
  


  ●《归来》的张艺谋,选择“子不语”
  民族的每一场大难都是文艺作品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矿藏,诸如二战之于犹太人,文革十年之于中国人。而一个民族,如何面对苦难,如何书写苦难,如何反思苦难,则决定了这个民族的格局和命运。
  在《归来》中饰演陆焉识的陈道明说:“(这部电影)没有怨言、没有回忆、没有控诉。陆焉识和冯婉喻一直在愈合,愈合历史上给我们留下的斑斑伤痕。”在《归来》的编导眼里,他们也选择的是原谅和理解这段苦难史。
  但没有对历史的反复思考,没有对人性的艰苦探寻,愈合的动机和力量在哪里?没有主张,只有诉苦和所谓的原谅姿态,一部本该具有深重历史感的电影,却活脱脱被拍成了一部“文革小清新”,宽容得让人惊讶。影评人赛人说:“如果说《太阳照常升起》是对记忆的不信任和无所适从。张艺谋的《归来》则更为悲凉,是更为入骨的将错就错,听之任之。片尾,那个曾受西方自由思想教化的陆焉识已被命运彻底驯服。”
  影片最后,大雪纷飞,白发苍苍的妻子仍然风雨无阻去火车站去接他的“丈夫”,而丈夫也一如既往地站在她的身旁,一个没有结局的结局。张艺谋仍然子不语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二维码
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  • 听听小编为您选的歌曲吧